《鹭世界》:想不到,这次要由一只鸟来教我们面对生活磨难

“鸿鹄高飞,一举千里。”

2017年,一部野生鸟类纪录片《大天鹅》惊艳出场,以唯美大气的摄影、细腻入心的情感、跌宕起伏的情节呈述,将天鹅“美峡”因受伤留在三门峡湿地后的一系列境遇,讲述给万千观众。

《大天鹅》是第一部记录野生大天鹅迁徙、繁衍的纪录片,先后获得河南省“五个一工程奖”、第6届“中国纪录片学院奖”最佳摄影奖提名作品奖,观众称赞其“美轮美奂、故事动人”。

现在,执导拍摄《大天鹅》的导演孙宁又带来了他的新作《鹭世界》。

与《大天鹅》以天鹅妈妈“美峡”为主相同,《鹭世界》中也有一个绝对主角――苍鹭“泽一”。

苍鹭又叫灰鹭,是一种头颈脚纤长、体态优美的大型水鸟。因为它捕食时极有耐心,有时会在同一个地方待上五六个小时,所以还有个乡俗风格的名字“老等”。

在上一个故事中,“美峡”经历了受伤、重组家庭、失去丈夫和孩子等重重变故;这一次我们的“泽一”,鸟生也并非一帆风顺、直上青云。

它的童年或许是幸运的。

苍鹭喜欢将巢筑在树上、水草丛中,栖息在三门峡湿地的“泽一”父母因地制宜,选择了高耸陡峭的岩壁。这样虽然可以躲过一部分天敌,却也埋下了隐患。最先孵化出壳的两只雏鸟不慎掉出巢外,在高低不平又坚硬的岩壁上磕碰着滚落,坠落在崖下奔流的水中,刚刚开端的生命戛然终止。

那时,“泽一”还是一颗蛋。

它静静地躺在巢中,成为父母唯一的寄盼和希望。但在蛋长达一个月毫无动静后,鹭爸爸展翅飞走一去不回,做了“抛妻弃子的渣男”。

好在,妈妈“陆平”没有放弃它。

在妈妈耐心的等待后,“泽一”终于破壳而出,扑腾着自己的小肉翅,向这个世界打招呼问好。因为没有兄弟姊妹跟它争抢,“泽一”独享着母亲的照顾宠爱,食物充足,茁壮成长。

唯一的遗憾,是母亲忙于捕食而无暇陪伴它。

作为一只“老等”,“泽一”早早就懂得了等待的滋味。

直到有一天,往日里有限的等待被无限延长――妈妈“陆平”离巢捕食后,再也没有返来。还没有做好准备的“泽一”,被迫从“有妈的孩子像块宝”的状态中走出。

真正的成长,从这一刻开始。

饥饿、被欺凌,独自面对危险环伺的世界,在冰冷残酷的自然规律面前,“泽一”学会了捕食与主动反击……

就像影片主创给它的名字一样――物竞天择、强者唯一。

《鹭世界》的创作契机,来自于孙宁拍摄《大天鹅》期间。作为有20年资历的自然纪录片从业者,孙宁从这种水鸟的身上,看到了与自己、同行相似的精神。

自然纪录片从业者可能是最寂寞的一群人。

因为自然世界节奏、发展的不可控,等待是常有的。几天、几个月甚至几年,这个过程中,需要的是创作者的坚持、耐心,以及不退却的热情。只有这样,才不会错过精彩的环节,才会诞生优秀的作品。

《鹭世界》的拍摄时间长达5年,2015年至2016年春之前只是踩点观察拍摄,之后才捕捉到了喜鹊入侵、小苍鹭坠崖等精彩瞬间。随后,又经过一年多的拍摄,《鹭世界》的故事才具备了雏形。再经过一年多的拍摄、补充后,“泽一”的故事才真正完整。

整个过程中,孙宁曾因为总拍不到有价值的素材想要放弃,摄影师范泽一还不慎坠落山沟,发现拍摄对象“泽一”突然消失时的失落、担忧……与这些相比,长时间的等待、蹲守都已经不值一提。

而完成后的《鹭世界》中,不仅有长天落日、苍山碧水的极致唯美,其通过“泽一”母子所呈现的成长与母爱,更是一种直沁入心的温暖和感动,以及面对生活中各种磨难、考验的勇气。

鹭妈妈“陆平”因翅膀受伤无法返回巢穴,为了不拖累“泽一”,它选择了拖着残翅避开爱子的目光,独自走向崖谷深处――那里有另一个名字“死亡”;“泽一”顶着还未变硬的绒羽,凭着活下去的本能与勇气,经历了一次次失败仍不放弃,终于为自己赢得生命的勋章,在无垠的青空中展翅翱翔。

在《鹭世界》这个由苍鹭演绎的故事中,我们看到了生命的本真和生活该有的态度,那就是活下去、不放弃。

“生活吻我以痛,我却报之以歌”。

没有什么比爱更暖心,也没有什么比勇敢面对更动人。困难挫折面前,抱怨、愤怒都于事无补,学一学“泽一”吧,别让自己活得还不如一只鸟!

中国首部全景声自然电影《鹭世界》将于2020年元旦期间于全国公映,致成长,敬母爱,一鹭有你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